宝宝树孕育

90%的妈妈正在使用

宝宝树孕育

90%的妈妈正在使用

(转)蛙蛙历险记及其思考——湿疹、发烧及其他

本文摘自三七养生网《孩子感冒发烧怎么办》

很多孩子患有湿疹、哮喘等过敏性疾病,西医束手无策,中医也经常助纣为虐。我们家的孩子就是所谓“过敏性体质”当中的一个,在经过很多波折之后终于好转,现在把她的经历写出来共享,希望类似的家长能少走些弯路。    蛙蛙是我的女儿,现在快六岁了。回想我们六年抚养她的经历,感觉就像是没有经过任何培训的两个人,接手了一架飞行中的飞机一样,虽然一路小心谨慎但总是过错不断。还好孩子不是机器,她有更为智慧的调整方式。然而问题的麻烦在于,我们所信赖的保健和医疗体系,联手狠狠地坑了我们一把,使得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吃了很多苦头。幸好现在醒悟还不晚,现在把蛙蛙的成长过程的是非都回顾一下,希望天下所有孩子的健康成长都能走上正路。   当蛙蛙还在妈妈肚子里面时,我们就开始购买相关书籍、磁带和参加育儿课程。书籍的观点各抒己见,我们只好信赖海淀妇产的一位保健专家,她的主要营养观点就是:以蛋白质为主。她的理由是,虽然我们这代人不适应高蛋白质饮食,但是只要我们把孩子从小的饮食习惯改过来,他们这一代人的身体就能像西方人一样适应高蛋白质。   孩子出生后,除了母乳,就是奶粉、鸡蛋、鱼肉等,当然也有蔬菜和淀粉食物,但是大家知道如果让孩子自由选择,孩子大多是不爱吃蔬菜的。反正最后的结果是,蛙蛙只吃爱蛋白质食品,包括牛奶、奶酪、鸡蛋、鱼、肉。我们两个傻瓜还高兴呢,大概以为孩子会长得象北欧人那么强壮吧!   当一岁多的时候,问题开始出现,孩子厌食,除了牛奶什么都没兴趣。保姆拿着饭碗满小区追着喂,她妈妈就拿着营养片随时填。当时意识到孩子消化系统出了问题,但是以为是先天的遗传(我消化系统不好),并没想到是高蛋白饮食的结果。   当孩子两岁三个月左右的时候,出现了一件让我们百思不解的事情:孩子开始连续高烧。以前孩子发烧,吃点抗生素口服剂就成。但是这次连续发烧,口服抗生素已经无效,只好挂吊瓶,虽然我们知道抗生素对身体不好,但是却没有其他的办法。因为很多大夫告诫,发烧时间过久会引发一系列终生不治的后遗症。大概烧了三次,都被我们用吊瓶镇压下去了。我们就奇怪:孩子怎么会连续发烧?   当孩子接近三岁的时候,开始爆发湿疹。湿疹她小时候就有一点,这时开始全面爆发,严重时几乎身体上的每一个关节都开始溃烂。印象最深的是她的耳朵,好像耳垂都要跟脑袋分家了。我们去儿童医院、去儿童研究所,用了营养药、激素药膏等等,都是暂时有效,过后照旧。大夫告诉我们,这是孩子先天过敏体质,有如下东西不能接触、如下东西不能吃……。于是我们家里把所有犯禁忌的东西,都扔了。不过好像孩子的湿疹并不是那么规律,难道过敏源会转移?甚至起大风的时候孩子湿疹都会加重。   西医说,湿疹没治,也许等孩子长大些,抵抗力加强就好了。但是我们不能等,我们开始转投中医,拐弯抹角打听北京哪里有名医坐堂。就这样拖着孩子满北京就诊,看了一个所谓什么十几代传人、又看一位什么小儿圣手,结果都差不多:开始吃两附有用,再吃就无效。但我们还是逼着孩子吃了很多中药,现在想起来后悔极了。因为他们开的中药,都是寒凉清火之药,譬如苦参、金银花、菊花等,熬出来苦不堪言。   就这样时好时坏,孩子的湿疹一直没好,胃口也很差,有一年甚至没有增加体重。一年以前,开始自己阅览中医书籍,先是看刘力红的《思考中医》,然后看卢崇汉的《扶阳讲记》,才知道以前孩子的病因。首先是早期摄入牛奶太多,其次是上下幼儿园途中着凉,再者是冷饮摄入过量,造成消化系统受损。随后治疗感冒采用的抗生素和治疗湿疹采用的清火中药,使得寒邪深入内脏,最终使得孩子身体发育几近停止。   因为不敢信西医,也找不到好中医。没办法我们开始自己给孩子用药,用附子理中加参苓白术,把孩子的湿疹控制在一定范围,孩子食欲稍微见长。但是这肯定不是办法,因为稍一停药,必定反复。 2007年有一次去书店,偶然见到庄严先生所写《姜附剂临证经验谈》,看到书中案例所讲发病经历,跟我们家孩子几乎一样,于是立刻买下细读。就在这时,蛙蛙的湿疹再次爆发,这次局限于下颌。 辗转找到庄严医师的联系电话,他认为我们孩子病得不重,只要当归四逆理中冲剂(去除附子)涂抹患处就可以啦。谁想到湿疹没好,孩子就开始发烧,温度还不是很高,大约38.7℃。 我们遵医嘱給孩子服用四逆理中冲剂(去除附子)。其实就吃了两副,但是孩子反应很厉害,头疼、肚子也疼,晚上还流了鼻血,这可是她这辈子第一次。小朋友的血,是鲜红鲜红的,跟成人暗红的血色不一样。 因为以前读庄严先生的书还算认真,所以我们都没害怕,知道这是正常的排病反应。接着转方,柴胡桂枝干姜汤(柴胡、桂枝、干姜、炙甘草、菟丝子、黄岑、生牡蛎、天花粉)。一副下去,头疼、腹痛减轻,睡眠安好。再接着三副,久违的大便也下来了。但是没有想象中的稀溏,庄严大夫说还得有次反复才能破除陈积之寒。] 以前抗生素吊水之后,孩子总是脸色苍白、言语低缓、异常乖觉,就像突然间老了很多一样,让人特别心疼。这次发烧和以前不同,孩子一直很精神,能吃、能玩还能吵架,脸色白中透红很可爱。 俗话说,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蛙蛙跟病症持续搏斗,立春(2008年2月4日)那一天,她流鼻血。惊蛰这一天,她烧起来了。大夫开药如下:炙甘草5克,干姜4克,黑附子3克,菟丝子6克,生龙骨4克,生牡蛎4克。吃了两天,第三天出现口臭口苦,转柴胡桂枝干姜汤。也好了。 之后的两天,北京酷冷,我带她出去买东西,大概又着凉,晚上烧到40℃,这可是她从来没有过的现象。赶紧联系庄大夫,还是老方子:柴胡、桂枝、干姜、炙甘草、菟丝子、黄岑、生牡蛎、天花粉,不过大概加了一倍的量。连吃两天,好了。 服过药之后,孩子还拉出了稀稀的大便,类似于腹泻一般,这也是以前所没有过的现象。之前她的大便,都是干黑干黑的,有时甚至像一粒一粒的羊粪,而且排便很吃力。经过这样几次中医的正确调整之后,虽然大便还是稍微有点发黑,但已经可以看到黄色,质地比以前柔和得多了。 我们认为最明显的转变是,现在孩子胃口大开到恐怖的程度,整天就是吃吃吃!她从一岁多开始就厌食,直到这次发烧之前(六岁)。这次发烧过后,她对食物有了前所未有的感情。但是在读了《中国健康调查报告》之后,我们意识到过多摄入动物性蛋白会引发很多健康问题,于是有意识减少了她蛋奶和肉类的摄入。虽然饮食清淡,但她的体重反而开始增加,精力也明显比以前旺盛,脾气还变好了。现在孩子小脸不再是雪白的,而是红扑扑的,身体还长高了不少。以前困扰她的湿疹也消失得很快,除了偶尔两个下颌还有一些零星白屑,两个腿弯处皮肤粗糙之外,以前困扰我们多年的湿疹爆发导致皮肤溃烂的现象,再也没有出现过。 大夫说,还得来一次厉害的持续发烧。然而,从今年的立春,直到现在过了立冬,孩子一直没有发过烧,也很少出现精神萎靡的状况,饮食起居亦很正常。目前我们在用理中汤给她调理,所用剂量很小,即党参5克、炙甘草5克、干姜5克以及生白术10克。 服用没多久,到了2008年11月15日清晨4~5点左右,蛙蛙夜里开始喊着妈妈,并且说自己不舒服。按照她自己的说法是,额头感觉酸酸的,眼睛框部位也酸酸的,说不清楚的感觉。摸额头发烫,测体温是38.5℃。摸一摸她的手脚有些发烫,并且孩子感觉既冷又热,也不愿意盖被子,怎么睡都不舒服。但是触摸她的身体,却并没有出汗。 我们没有给她吃什么药,这样到了早上8:30分,孩子的烧就退了,原来湿疹的地方,也就是下颌部位,出现了很多小白屑皮,也不痒痒,慢慢还消失了。同时开始咳嗽,先是没有痰,但是几分钟之后,痰就出来了。并喊着脚后跟疼,如厕,只解了小便。早餐她还喝了两碗小米粥,服了半碗理中汤,并吃了几个饺子。然后蹦蹦跳跳地去玩游戏了。 此时外面大风,往年这时候,由于湿疹,她的整个小脸,主要是两下颌都溃烂了。今年经过正确药物及食疗调整之后,一切都往好的一面发展。 2008年11月16日下午四点多钟,蛙蛙还在午睡。但是此时我们就感觉她额头有些烫,量了一下体温,38.2℃左右。大概傍晚六点多钟,孩子醒了。虽然还在发烧,不过她并不嚷着喝水。只是还说额头痛,嗓子疼,也开始咳嗽。身上没有什么汗,小脸红红的,嘴唇也是红的,与平时状态差不多。而且食量也不错,还很开心地要跟我们下棋。 给庄严大夫打了电话,他分析后认为不需要服药,不用干预她身体的自愈过程。 晚九点半,孩子就睡了。直至凌晨2~3点的时候,蛙蛙体温更高,但是也没有出很多汗,只是觉得热。一夜安睡无事。到早上9点的时候,体温已经完全降了下来,饮食都正常,精神状态也不错,只是感觉有些累。湿疹没有发作,只是觉得下颌有些痒痒,挠了两把。看其周围肤色,是白里透红的状态,除了挠的一些小点点,其他一切都好。 这一次发烧,我们没有给孩子服任何药,只是小米粥、清淡的菜肴,结果非常良好。 2008年12月17日上午8点左右,蛙蛙体温开始上升,不知是不是前两天在学校打水痘的结果。量了下体温,在380C左右。这天早上,蛙蛙向我讨了一大杯水喝,有150毫升。之后不久,又大量讨水喝。这在以前,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。 中午12点左右,蛙蛙排了一次大便,颜色中黄。午睡至下午四点,蛙蛙体温逐渐降了下来,胃口也还不错。 可到了晚上六点半,手摸额头已经明显发烫,量了右腋下体温39.30C。嘴唇很红润,舌苔前半部分亦非常红,但中间部位有点白。后背没有太多汗,嚷着前额很痛,后脑勺也有些痛。 因为此次舌苔颜色与往常不同,往常是白苔多。就给庄严医生电话,医生让再量左腋下体温,也在390C左右。但她本人没有明显的畏冷现象。 大夫开始详细询问孩子状况,包括情绪、胃口等等。当时蛙蛙情绪正常,除了有些疲乏之外,与往常没有太多变化,胃口也挺好。 此次就是体温很高。之前的一次发烧,没有到390C。一年前我们曾经历过她如此高的体温,因此心中还算有数,没有很着急。 庄严医生根据我的描述判定孩子的体质有可能阴出转阳,于是备下两方: 柴胡9克、黄岑4克、天花粉9克、炙甘草5克、姜半夏4克、党参5克、桂枝 3克。两副。 另备两包生石膏9克、小柴胡冲剂一包、桂枝单买5克、连翘再备18克. 同时备下另二方:生石膏9克、知母4克、炙甘草5克、生淮山10克、党参8克。一副。 生白术5克,干姜5克,党参5克,炙甘草5克,当归7克,桂枝8克,白芍3克,细辛3克,通草2克,菟丝子6克,枸杞3克,红枣2枚。 并要求我买好药后再次联系。 到同仁堂买好药之后,已是晚上7点。根据医嘱,我再次给庄严医生电话,以确定到底用什么方子为好? 此次医生询问了蛙蛙新的状况,前额疼,背部酸痛,没有出汗,神情疲乏,对食物没有太大兴趣,自下午始未主动讨水喝。 随后医生让我们按蛙蛙的脉,感觉脉浮大,但重按有根,速度比平常稍快、脉寸部稍紧。 对此现象,庄严再次换方,认为阴尚未转出阳。仍以当归四逆理中冲剂服下,即生白术5克、党参5克、炙甘草5克、干姜5克、菟丝子6克、当归7克、桂枝8克、白芍3克、细辛3克、通草3克、大枣2枚(掰开)、枸杞3克。嘱睡前再服半副。 由于孩子生病全家疲乏,晚上8点半我们就休息了。夜半时分,摸蛙蛙额头,温度更高。但至下半夜,温度开始下降,也出了一些汗水,但量不多。 早上一直睡到8点半自然醒,量体温,已骤然降到36.5℃。 胃口开始恢复,唯一与往常不同的是,嘴角周边烧起了燎泡。但皮肤白皙红润,其他一切正常。于是继续在家修养,医生嘱咐在未排便之前,继续服用当归四逆理中冲剂,直到大便排出口中有津液承出。20日晚大便排出,停药。之后身体完全回复正常。    回过头来想想,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如此幸运的结果。当我们最初发现孩子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,是希望能一样一样地来解决,当发烧的时候就去打点滴,当皮肤溃疡的时候就去涂抹激素药膏,当孩子消化不良的时候就去吃消食片和锌片以及维生素片……因为在当前的医院里面,各科室医生只负责自己的这个领域。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孩子的这些问题有着内在的关联。西医基本上把人当成一个机器,就像电脑一样,主板坏了修主板、内存坏了换内存。后来我开始相信一句话:最简单的有机系统也要比最高级的人工系统复杂。更何况人这种高度复杂的有机系统,简单地用机械分割的观点来看待恐怕不得要领。 与当前西医片面机械的观点相对比,就是某些中医笼统含混的态度。我们带着孩子也就诊过很多所谓的京城名医,号称御医传人、世代名医的不乏其人,大多年高德劭的样子。但仔细回想他们开药多是清热败火的方剂,药的种类特别多经常达到几十味,以至于包药的纸几乎包不住。后来我明白他们怎么开药的:先有个特别复杂的底方,然后通过问诊进行加减,好比胃口不好就加山楂、大便不通就加麻仁。其实这样做下去,跟西医也没什么区别了,甚至还不如西医。儿童医院的西医明确说没办法,并没有滥用激素,但是某些名中医却滥用苦寒药物。看了刘力红的《思考中医》我才知道,原来中医开错药的后果甚至比西医还严重。现在我能体会到什么叫“庸医杀人不用刀”,吃过中医苦头的人肯定不在少数,但大家都不敢相信中药能害人。 好的中医医师太难得,是中医衰落的根本原因,我不认为是西医造成了中医的衰败。好中医难得,其实跟患者也有关系。现代生活的节奏之快,使得大家都希望最好吃了药明天就能上班上学。这种患者的要求传达到医师,那么医师就会不知不觉侧重于症而不是病,更照顾不到生病的人。医院在孩子小时候给她打抗生素,其实何尝不是我们自己的要求呢?往往直到最后不可收拾,才回过头来寻找缓慢而合理的康复方式。最后我们一切放下,只关注孩子身体。很幸运我们孩子找到了明医,如今孩子的健康有了整体的改善。我们觉得通过中医调理使得身体整体好转,虽然不需要很多金钱,但是需要付出相当的时间和耐心,而在这期间对医师的信任至关重要。然而应该信任怎样的中医师,这可是个不太容易的判断。

【宝宝树孕育】
☟孕育必备神器,90%妈妈共同选择 ☟

立即下载

其他回帖

  • 2011-02-25

是的。母乳是妈妈后天能给宝宝的第一道保护屏障。牛奶湿气重,真的不适合人类的宝宝。引用 halolo回复道:

说明母乳喂养的重要!呵呵。

  • 2011-02-23

说明母乳喂养的重要!呵呵。

开讲

关于(转)蛙蛙历险记及其...相关问题,专家医生在开讲中给予了详细的解答,快去看看吧!~

别以为宝宝皮肤病都一样!傻傻分不清后果很严重!

张霞 副主任医师 北京和睦家医院

¥12.9 ¥39.9 0.01万人参加

进入专家讲堂

精彩推荐

好内容记得分享哟